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三个官太太扳倒卖官书记
发布时间:2011-01-04   来源:   作者:郑祖发 顺 军

  2009年4月12日,湖南省郴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湖南省永兴县委原书记杨文买官卖官一案作出判决:被告人杨文犯受贿罪,依法判处有期徒刑8年6个月。
    消息传来,朱玉月、甘莉荣和温燕芬喜不自禁。原来,她们都曾是杨文卖官的受害者——她们的丈夫虽然都花钱买到了孜孜以求的“乌纱帽”,却把沉重的经济和心理包袱留给了妻子:家里不仅债台高筑,她们还得时刻担心丈夫为了捞本而腐败堕落,甚至毁了原本幸福温馨的家庭。为了将丈夫从危险的边缘拉回来,捍卫家庭的完整和幸福,三个女人毅然决定:联手举报卖官书记……
    买官高升 幸福难觅
    2005年11月的一个周末,在湖南永兴县某单位上班的朱玉月和在乡政府工作的丈夫徐海龙先后下班回到家。 一进屋,丈夫就欣喜地告诉妻子:“我被提拔为乡党委书记啦!”
    然而,短暂的喜悦过后,朱玉月感到了难言的苦恼。以前每到周末,丈夫都会按时赶回县城的家,陪她和女儿共进晚餐,然后,夫妻俩牵着女儿的手在暮色中一边散步、一边聊天,可自从当上“一把手”后,丈夫几乎半个月才回家一次;而且每次回到家,不是醉醺醺就是疲惫不堪,倒头就睡,丢下她和女儿不闻不问。
    2006年5月的一天,母亲一脸焦急地来了,父亲病了,急需5000元治疗费。朱玉月打开抽屉拿出存折,顿时蒙了:存折上的4万元已经分文不剩。
    两个小时后,徐海龙风风火火赶回了家。面对妻子的责问,他支支吾吾好半天没说出话来。
    “你是不是在外面养了狐狸精,把钱花到别的女人身上去了?”气头上的朱玉月指着丈夫厉声质问。
    这下徐海龙慌了,涨红着脸辩解道:“你说什么呀!为了当上乡党委书记,那4万元,我全部送给杨书记了。”
    “你……”朱玉月气得胸口一阵绞痛,“那可是我们辛辛苦苦攒了五年的呀!”
    “舍不得孩子,套不住狼!要想在仕途上混出个人样来,就要舍得出血!”徐海龙悻悻地咕哝道,“这些钱,我迟早会捞回来的。”
    “怎么捞?”朱玉月当然明白“捞”的含义,她语重心长地对丈夫说,“海龙啊,那4万元就当扔进海里,我认了!说实话,我并不指望你大富大贵,我要的只是安定的生活。为了这个家、为了女儿,你可要离杨文这样的贪官远一点,千万别去捞呀!假如你被抓了,女儿和我还怎么活呀!”
    看着流泪的妻子,徐海龙重重地点了点头:“玉月,你放心吧,我会多加注意的。”
    然而,朱玉月很快就发现丈夫将她的忠告抛到了九霄云外。2006年10月的一天晚上,徐海龙带着醉意回到家中,兴奋地对朱玉月说:“过不了多久,我就要调到县里担任局长了!”
    闻着丈夫嘴里难闻的酒气,朱五月警觉地问:“你又去找杨书记了?”
    “我只是请他吃了顿饭。”
    朱玉月抓过丈夫的包,发现下午刚取出的1500元只剩下了十几元,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顿饭就吃掉1000多,这不是变着法子在给人家送钱吗?父母看病要钱,女儿读书要钱,你就没想过这个家今后日子还咋过!”
    “不就是一顿饭吗?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当晚,夫妻俩为此大吵一架。
    不堪重负 结成联盟
    第二天,窝了一肚子火的朱玉月来到好同学甘莉荣家诉苦:“自打他当上这个乡党委书记,我就再没看到他拿工资回家,你说这个日子还咋过?”
    不料甘莉荣却说:“你家老公还算好的,至少他花的是自己的钱。我家那位还要好,借了人家7万元。这不,我刚刚才打发了一个来讨债的。我的命比你还苦啊……”
    听着甘莉荣长长的叹息声,朱玉月吃惊地问:“邵德田要借这么多钱干什么?”
    “还不是给乌纱帽闹的?他瞒着我在外面借了7万元,直到债主找上门来,他才说这些钱都拿去跑官了,全送给了县委书记杨文。”
    “那结果怎样,你老公升官没?”
    “哼!他马屁拍到马蹄子上去了!7万元丢下去,连泡都没冒一个!还不是一个副科!”甘莉荣冷笑着说。
    面对好友的坦诚,朱玉月决定不再隐瞒。于是,便将丈夫花4万元买乡党委书记一事也如实相告,并忧心忡忡地说:“我真害怕他变本加厉地去捞本,最后把自己也捞进监狱,毁了这个家啊……”
    一个月后,甘莉荣告诉朱玉月:那7万元终于见效了,邵德田被提拔为镇党委书记。她是既高兴、又苦恼,因为担心债主找到丈夫对他影响不好,她主动承担了还债任务。“你说这么大一笔钱,我要猴年马月才还得清啊?还有,如今他提了正科,指不定啥时候眼睛又盯上了副县,又要拿钱去买,这样下去可如何是好啊?”
甘莉荣的苦恼说来就来。2007年5月下旬,一位债主找上门来,催她马上还3万元。无奈之下,她只好硬着头皮去求助好朋友温燕芬。
    见好友来借钱,温燕芬十分为难:“莉荣啊,不是我不借,而是我实在没钱呐!”
    原来,她丈夫丁武陵为了升科长,四处筹钱拉关系。家在农村的父母为了帮儿子,狠心卖掉了一头耕牛和两头肥猪;温燕芬自己不仅向娘家借了钱,还变卖了结婚首饰。在花了6万元后,丈夫最终被提拔为正科级干部,家里却为此欠下了一屁股债务,日子过得捉襟见肘。
    甘莉荣震惊了,她没有想到,好友的丈夫也在买官。两手空空地从温家出来,她拉下脸向单位同事借来了3万元。
    当晚,等丈夫回到家,她将憋在心中的委屈一股脑地发泄了出来,“买官,买官,你买给我的就是沉重的经济负担!早知道这样,我当初就应该坚决反对你当这个破书记!”
    邵德田却不以为然,“困难是暂时的,今后,我一定会让你吃香的、喝辣的!”
    “你怎么让我吃香喝辣?难道像杨文一样去贪?”见丈夫不说话了,甘莉荣心里掠过一丝不安和担忧。
    晚上,她在电话里把自己的担忧和温燕芬丈夫买官的事一齐告诉了朱玉月。吃惊之余,想到三人有着共同的遭遇和忧虑,朱玉月便让甘莉荣邀上温燕芬一起聊一聊。
    见了面,三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地开始数落起自己的丈夫来。“县委书记害人不浅,我们去告他!”温燕芬冲动地大声说。
    “嘘——”朱玉月和甘莉荣几乎同时捂住她的嘴。看四周没人,才悄声说,“买官、卖官,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就是告了他,送出去的钱还会回到你腰包?再说了,要是告不准,被他反咬一口,我们仨和老公全得遭殃!”
    “那怎么办呀?难道就这么算了?”
    “最好的办法,就是多给自己老公敲敲警钟。”朱五月说。
    捍卫家庭 告倒贪官
    然而没过多久,朱玉月就改了主意,毅然下定决心举报县委书记卖官。
    朱玉月有个外甥叫马辉堂,刚参加工作两年,在温燕芬老公丁武陵手下工作。丁武陵为了凑齐买官的钱,向马辉堂提出借2万元,并承诺自己提拔后,让马当股长。马辉堂知道,这2万元明为借、实为送,这可苦了本不想当股长的他。可他又不敢得罪丁武陵,万般无奈,只好向同学借了2万元,“买”了个股长当。因为同学一直逼着还钱,他只好向朱玉月借钱。
    听完外甥的讲述,朱玉月不禁义愤填膺:在县委书记杨文的“熏陶”下,丁武陵还没提拔就开始向下属卖官,这样一级一级卖下去,不知还要危害多少原本幸福的家庭,让这些家庭背上经济和精神的双重包袱!
    2007年6月8日,朱玉月连夜写下了题为《永兴县委书记杨文靠买官卖官敛财,希望上级领导彻查》的举报材料。为了增加材料的可信度,她决定联合甘莉荣、温燕芬共同举报。
    第二天,在细细地看过举报材料后,甘莉荣和温燕芬郑重地签下了自己的名字,并摁上了鲜红的指印。
    永兴县纪委、郴州市纪委和湖南省检察院、郴州市反贪局收到三人联名寄出的举报材料后,高度重视。2007年8月30日,调任郴州经济开发区管委会主任仅三个月的杨文被拘留;9月13日,被正式逮捕。办案人员经审讯发现,这个卖官书记竟然也曾买过官。
    杨文,出生于1959年8月,湖南省衡阳市人。2003年3月,时任郴州市交通局长的他为了仕途再上一个台阶,决定争取担任县委书记,因为只有通过这样的“曲线”路径,才有可能进入郴州市委领导班子。
    2003年中秋节,杨文提着两盒夹有6000元现金的高级月饼,来到时任郴州市委组织部长的刘清江家里。得知杨的来意,刘清江表示将会考虑他当县委书记的要求。两天后,杨文来到刘清江办公室,刘清江淡淡地说,还需要做通几个市委领导的工作才行。杨文听出了弦外之音,马上将早就准备好的装有3万元现金的信封放在了他办公桌上。两个月过去了,没有等到组织部任命的杨文很焦急,趁刘清江乔迁之际,又送去了一个1万元的大红包。
    2003年12月,杨文如愿以偿,被任命为永兴县委书记。为了捞回本钱,再狠狠地赚上一笔,刚上任的他盯上了换届选举这个“黄金”时段。2004至2006年间,他共卖出32顶“乌纱帽”,受贿204.2395万元。而在当地,为了买官,很多人债台高筑,除了徐海龙、邵德田、丁武陵,有据可查的还有10余人,其中欠债最少的5万元,多的15万元。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